因果报应 > 现世因果
+

死去的爷爷报复孙女被阻拦

2018-10-11     作者:妙音     来源:妙音学佛网

 

死去的爷爷报复孙女被阻拦

摘自网络

 
  这个故事,就是真实发生在普洱墨江不可思议的神奇故事。

  墨江是全国唯一的哈尼族自治县,北回归线穿城而过,是太阳转身的地方。古老的哈尼族在普洱墨江(原名:他郎)的支系众多,其实就是过去一种等级的分化,形成了今天各自不同的支系。和很多民族一样,哈尼族也分为土司、贵族、平民、奴隶、贱民等。现在的社会当然就没有了这些等级分化了,但是分支的哈尼自身一直保持着严格身份的识别传统,不同的等级分支就有各自不同的语言和服饰文化。

  他们居住的地方也有等级分别,相对环境较好的平坝、水源地,就是那些曾经的哈尼族统治阶级者们居住的地方;那些偏远、偏僻的山区,居住的大部分就是那些贫穷的哈尼族人。

  依哈是一个比较偏远山区的姑娘,一次到县城赶集,认识了阿宏。阿宏家祖上曾经是富甲一方的哈尼族贵族。阿宏不顾家人门户的反对,和依哈姑娘把结婚证领了,并把依哈姑娘带回家,等着办酒席。

  阿宏自从有了妻子,为了结婚,为了婚房,天天早出晚归跑车拉货,家人开始忙碌着打地基建新房。哈尼族大都住半山坡,阿宏家的住房也是建在半山坡上,门前打了四米多高的石墙,才能保证地基平稳。一天,阿宏拉货出发到了省城的时候,隐隐感到有些不安。阿宏小心翼翼地开车,到了目的地也不敢乱走,心里一直忐忑不安,老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。第二天一早,正等着装货的阿宏,接到家里姐姐打来的电话,电话一接通,就听到哭声,是姐姐在电话里只哭说不出话来。他急得骂开了:“有天大的事情,你说嘛,哭哭哭,你什么都不说,我怎么办?”姐姐终于说了一句:“依哈昨晚摔伤了,已经不会动了。”

  等阿宏开车赶回家去,进门一看,依哈躺在床上,睁大着眼睛,很茫然的样子,还好意识是清醒的。问依哈怎么回事,她缓缓说出了整件事的起因。她说:黄昏的时候,她感觉有点累就进屋躺床上休息,不知道怎么竟然摔到自家刚弄好的地基石墙下,又自己从石墙的挡墙下爬了上来,回来睡在床上,后来就发现自己不会动了。

  天不黑,怎么会摔到石墙挡墙下?那么高的挡墙,阿宏出去仔细去看了所有的挡墙,没有攀爬过的痕迹,也没有草丛叶子损伤,更没有手抓脚蹬的痕迹。离挡墙一米远是叔叔家的土基老房,墙上有很深的抓痕,再进屋仔细查看妻子的手,指甲没有抓断没有抓过东西的痕迹。

  很多事情想象太奇怪了,她摔下去,怎么爬上来的呢?依哈回答说,就三步就上来了,就回来睡觉了。说什么胡话,阿宏生气地说:三步就爬上来了,不要说你爬不上来,就是我自己要是掉下去了,想爬上来也非常地吃力,还说什么三步就上来了,除非真的有神仙会轻功。

  阿宏想虽然有太多的问题,但是都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依哈必须尽快送昆明最好的医院。到了医院一检查,她的颈椎已经摔断,腰椎也受伤。这一躺,就是三个月。眼见妻子总是反反复复的,按医生的说法,不应该是这样的,实在没招了……

  阿宏想到了求助于“摩批” (哈尼族古老法术通灵传承者)。很多发生的事情,已经用科学常理解释不了,那么唯有求助于那些通灵的人,借助灵媒来解决问题。阿宏一直到处跟人打听,听说玉溪元江有一个村子里,有一个德高望重的摩批看事很准,就找到玉溪元江,见到了那个人。摩批见到阿宏后,什么都不问,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,一会儿就睡过去了。没几分钟,就见摩批叫着阿宏妻子的名字,开口说话了:

  依哈、依哈,我是你阿爷、是你阿爷。自你从寨子嫁出来,大家都认得了,说是要来吃你的喜酒,我也就跟着来了。到了一看,你嫁的人家很好啊,房子也好、环境也好、坐车也方便、房子又大又宽、上街赶集也近、什么都好。你婚礼结束大家回寨子,我就不想回去了嘛,心想你家还不就是我家了,按辈分,我也是你阿爷,跟孙女过日子也是应该的,所以就留了下来。

  摩批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是以平静的口气在说。一会儿就见摩批发火了:你这个孙女太不孝顺了,每逢过年过节,你就好吃好穿,也不给我吃给我穿,这种样子的孙女要了干什么?干脆想想给你丢下那个挡墙摔死算了。啊么么,就在那天我一生气,看见你在床上睡着了,我就扛起你,把你往下丢。你害怕极了,使劲挣扎,手死死去抓那个土墙,那个土墙都被你抓得留下很深的印子。好不容易才把你倒头立马丢下去的,谁知你家(已过世)亲家阿爷出来了看见说:你干什么?这个是我家孙子媳妇,你怎么要把我孙子媳妇丢下去摔死?不行不行!你家阿爷又迅速地把你又扛起来,三步就把你送上去了,把你又送回了房间。

  阿宏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眼前这个摩批并不认识他,他也不认识这个摩批,怎么能清清楚楚地说出他家住什么地方,而且还知道他妻子的名字。摩批说的话,虽然不知道这个称呼依哈是自己孙女的亡魂是谁,但摩批口里后来说话的口气,的确也是自己的亲爷爷,自己也的确是这个家族里的长房长孙,爷爷在世的时候很喜欢自己。而且,摩批说的情况,怎么和阿宏当时查看挡墙时看到的一模一样,在场所有人都无法解释。

  依哈是怎么摔下去的?最最无法解释的就是,那么高的地方,到医院检查都说颈椎摔断了,自己是怎么爬上来的?怎么进屋的?现在,听着这玄乎的话,真不敢相信。可是发生的事情,摩批都说得清清楚楚,简直就像听神话似的。阿宏顾不得琢磨摩批说话的真假,阿宏苦苦想怎么样才能解决妻子的问题。现在找到问题的所在就得解决,可是不管怎么说,那个所谓依哈的阿爷就是不走,就是说,他现在这个家很好,不想回去。

  阿宏还在问自己,要怎么办怎么办。摩批又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,伸伸腰,回来了。摩批语重心长说:我也实在没有办法了,但是我可以给你指一个人,这个人一定能帮你,只是能不能请到,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。阿宏一听还有办法,就说不管是什么,一定去做,只要能救妻子,什么都值得去做。摩批说:就在依哈她们村里有一个百岁老摩批,非常厉害,只是这摩批老了,都不会再给人看事说事了,你去找找问问试试看吧。

  阿宏回到家,把玉溪元江摩批说的事情,跟家里人讲述了一遍。同时阿宏的母亲也找了一个当地会走阴的人看了看,走阴的人也是跟阿宏的母亲说有“人”(死去的老者)跟着,怎样处理,走阴的人也没说。

  阿宏一着急就上依哈娘家去了。依哈的母亲身体也不好,得知女婿来找,是为了求寨子里那个百岁老摩批出马,依哈的母亲很为难,大家都知道,他们寨子里的确有一个百岁老摩批,可是这几年年龄大了,都不给人看事说事了。百岁老摩批的家里人都不让老人见求助的人,大家就渐渐也不好打扰老人家。

  依哈的母亲,是一个很守传统规矩的人,不敢去打扰老摩批,可是又心疼女儿,毕竟母子连心。听女婿说了去玉溪元江的事情,也知道他所说的那个亡魂是本家一个阿叔,死了几十年了,于是还是带着女婿到了老摩批的家说明情况。老摩批是一个已经百岁的老人,阿宏看他耳聪目明、精神爽朗。老摩批听完来意后,很爽快地答应了,告诉阿宏你们先回去,等我准备好,我就去找你们,还执意不要阿宏开车一起带他走,阿宏只得带着岳母先回到家,等着老摩批的到来。

  老摩批的到来,彻底颠覆了所有人的三观。近百岁的老人家,自己搭寨子里的拖拉机下山,再坐车到了阿宏家。老摩批到阿宏家后什么都不多说,拿出一个一个东西(摩批的法器),也不知道是些什么,就围着家里和房子走了一圈,好像在找什么,嘴里念念有词,然后就叫准备饭菜,烟酒。吃完饭后,老摩批说:依哈的那个所谓阿爷,是本寨子的一个五保户,没儿没女,被同村人用火药枪误杀,当时寨子里的人也没有报官,大家都按哈尼风俗随意安葬了。

  而且,这个人死的时候,依哈还小,按辈分的确是依哈的爷爷辈,不知怎么还跟依哈有缘,听到依哈嫁人就跟着来了。这个人生前就脾气不好,做了鬼也是这样,你们每逢过年过节要祭拜一下那些自家先人或者孤魂野鬼,要不你们看不见它们,它们却时时跟着你们,一不小心就会得罪它们的。老摩批说现在没有事了,我已经把他收了,带他回去了,以后也不会来了。

  老摩批做事很麻利,说是收了那个老鬼,不能耽误也不愿多住,阿宏开车把老人送回了山寨里。几天后,妻子依哈在医院也渐渐好转(也配合医生的治疗),而且越来越好,在医院住了五个月终于健康地回到了普洱墨江。

  经过这个大劫难,阿宏给了妻子一个隆重而热闹的婚礼。虽然出院时西医医生警告说,按依哈的现在身体情况,五年内是不能生育子女的,担心依哈生产时颈椎和腰椎再次受伤,但夫妻俩还是决定尽快要孩子。第二年,阿宏的大女儿就出生了。现在,他们一共有了二个漂亮女儿。

  这个真实的故事是阿宏带着妻子依哈来春城,为了妻子的身体再次来见我。听我说她妻子的病不是正病,得考虑是虚病的时候,阿宏表示相信我,并且把他妻子和他经历的事讲给我们听。他说,这个世间上有很多所谓的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,如果当初不是请那些摩批看,依哈自己都说不清楚她是怎么摔到挡墙下的,她自己坚持说当时没有睡着,只是有点迷迷糊糊的,摔下去也就不说了,怎么爬上回来的,这些都说不清楚。我们所有人看到的,都无法解释。那么那个元江的摩批,根本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,怎么就能把我们家的事情说得清清楚楚的,就像观看一部灵异电影一样。阿宏一家人久久不能释怀。

  随着现代科技愈加发达,基础教育逐渐健全,曾经铺天盖地的“未解之谜”似乎早已消失殆尽,想要找到科学不能解释的所谓“神秘现象”已经很困难。毕竟,天底下似乎再无新鲜事,几乎任何现象都可以用科学进行合理解释。因此我们只能说,尚存在一些神秘事件至今未得到确切的科学解释。
  • 相关文章
  • 热门文章
  • 相关评论
  • 我要评论
大正藏-简
大正藏-繁
乾隆藏-简
乾隆藏-繁
这里切换简体妙音学佛网      这里切换繁体妙音学佛网
妙音系统整站客户端下载(安卓版) 妙音视频网 大藏经 护持妙音

妙音学佛网弘法微信号:18650054118(网名"幸福"您添加)
版权所有   :无。转载流通功德无量。备案:冀ICP备11021544
【电脑版】  【手机版】  【回到顶部】